欢迎您来到爱新觉罗宗谱网!
登录会员注册

宗谱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宗谱新闻

【岁月往事】一家三代人民代表的甘肃往事

本文发布于:2022-04-21 12:21:43
发布人:gary
新闻内容:

                    ――红旗下的贝勒、亲王和土司

                                毛剑宇

    19549月,全国人大一届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场内外,有三位代表受到广泛关注。一个家族、两代女婿、三位代表、三个民族:载涛,满族代表;达理札雅,载涛女婿,蒙古族代表;杨复兴,达理札雅女婿,载涛外孙女婿,藏族代表。

    载涛是末代皇帝溥仪的七叔,辛亥革命后,以平淡度日,坚决不与军阀、汉奸为伍。新中国成立起,即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积极参加各项工作。他的言传身教也影响了后人,都能秉承家训,低调为人,勤恳做事。特别是其两代女婿达理札雅和杨复兴,他们同为旧贵族,前者系阿拉善和硕特亲王,后者是卓尼土司,随着时代的变迁,他们主动调整自己的人生定位,坚定地站在人民的一边。

    载涛和达理札雅,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曾在甘肃留下过足迹,履行他们人民代表的职责;杨复兴是甘肃人,新中国成立后,一直在甘肃任职。在新时代,三位代表一直积极地为人民服务。

载涛:“当好人民的弼马温”

    载涛1887 -1970),字叔源,号野云。出生于北京,民革成员。满洲右翼近支正红旗头族,醇贤亲王第七子,钟端郡王嗣子。19061908年就读于贵胄军事学堂。19081910年留学法国索米尔骑兵学校。190812月,加郡王衔,任总司稽查,清庭新设禁卫军后,任专司训练禁卫军大臣,1909年奉命管理军咨处事务,1911年任军咨大臣并掌管禁卫军。日军侵华期间,拒绝到伪满洲国任职。1950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兵司令部马政局顾问。1957年任北京市民委副主任。1954年起先后当选为第一届、二届、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二届、三届全国政协委员,民革第三届、四届中央委员。

    19506月,在民革中央主席李济深建议和政务院总理、全国政协主席周恩来邀请下,载涛列席全国政协一届二次会议。会议期间,周总理接见了载涛:“一届一次会议没请您参加,怪我有大汉族主义。要不是李济深提醒,我把您这位满族人民的代表都给忘记了。”总理不但表示了诚挚的歉意,还送给他一本政协一届一次会议的纪念册,邀请他向政府提出议案,为建设新中国出谋献策。

    事后,载涛找到李济深、蒋光鼐(民革中央常委)商量议案,二人告诉他说:“发挥你的专长。你懂马,就提个军马方面的议案吧。”不久后载涛就拟写了一份有关改良马种以利军用的提案。

    案由:拟请改良马种,以利军用。

    理由:查现代军事,以机械化为主体。但我国幅员广袤,交通甚为不便,对于军事运用,仍需依赖马力;我国马种马力向未要求改良,效力比较落后。载涛对于马政稍有心得,愿贡献我人民政府采择研讨,以利军用。入蒙议决,自行拟具详细意见书,交由军委会审核办理。

    提案人:载涛。

    副署人:李济深、蒋光鼐。

    周总理对这一提案非常重视,很快呈交给了毛主席,毛主席批阅了这个提案,对载涛赤诚的爱国之心、渊博的军马知识十分欣赏,提议任命载涛为砲兵司令部马政局顾问,并把这个提案批转给了朱老总。1950810日,毛主席亲笔签署委任令:“兹委任载涛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砲兵司令部马政局顾问。”当载涛接到委任令的时候,兴高采烈地说道:“我演猴戏,孙悟空只当上了天廷上的弼马温。这回毛主席让我当上了炮司马政局顾问,那我就得当好人民的‘弼马温’。”

    同年10月,志愿军入朝作战,载涛的四孙女金霭璇、五孙女金霭珧也报名参加了志愿军。当时苏制卡车等机械化运输工具不适应朝鲜崎岖山地,后勤补给存在问题。朱老总直接下达命令,让马政局紧急选购25000匹军马调往朝鲜前线,载涛和同事们一起奔赴东北、内蒙古等地,如数征购到军马及时送到前线。

    为进一步熟悉全国军马场的情况,1951年起,载涛开始奔赴东北、西北各军马场调研,开展马种改良工作。调研中,载涛发现各军马场管理水平存在差异,特别是从国民党手中接收过来的马政管理机构处于十分混乱的状态,于是,他和郑新潮共同起草了《整合与收编各旧马场》的请示报告,在此后一年多时间里,马政局陆续收编、整顿、整合、扩建军马场26个,建立全国性改良军马种站50余个。

    1951年秋,载涛与郑新潮(马政局局长)、山川宗义(日本兽医)等5人赴甘肃山丹、永登和宁夏贺兰、青海贵德军马场调研,历时3个月,直到腊月三十才返京。

    赴西北考察,借道阿拉善,载涛顺路去探望了阔别八九年之久的、他的女儿金允诚(1906-1969)和女婿达理札雅及外孙们。当金允诚听到自己父亲已经到达银川的消息后,兴奋得一宿没睡着,第二天天不亮就忙着起来准备。父女相见,在阿拉善的两天,载涛到哪儿,金允诚就跟到哪儿,生怕老人丢下自己马上离开一样,她把阿拉善各种风味食品都拿出来让载涛品尝。短暂停留后,载涛又起身调研去了。

    载涛和郑新潮在赴山丹军马场调研时,途径一个小村庄,天黑了就将就着住在这个村唯一的旅馆“大车店”。条件很艰苦,大通铺,还有夜晚在炕上到处乱窜的耗子和虱子,这让怕耗子的载涛一宿没合眼。回京后,家里把载涛的衣服用开水烫了好几次,才把衣服缝里的虱子清理干净。后每谈及此事,载涛却不以为苦,反而引为骄傲,他把身上的虱子称为“光荣虫”。郑新潮问他:“过去您老没吃过这苦吧,您哪儿来的这劲头,一点都不比年轻战士差。”他笑了笑,拍拍腰间的手枪:“当兵的不能怕吃苦,我现在为新中国服务,为人民军队服务。周总理礼贤下士,朱老总把全军的军马担子交给我,我心甘情愿吃苦。当年土肥原(日本特务土肥原贤二)拿手枪逼着我去伪满当骑兵总司令被我拒绝,那是我不甘心忍受外侮,宁死也不做民族的败类。我这劲头就是这么来的。”

    197092日,载涛去世,终年83岁。载涛去世后,郑新潮不胜凄怆,写下七律《悼载涛顾问》“彻夜车骑盛帐仪,风餐露宿顾相依。祁连并辔千山雪,古堡携观万马迤。霍卫边墙烽墩老,汉朝关月物星移。草滩巡礼河西静,狼啸边声逐马蹄。”

    达理札雅:“为了阿拉善旗的和平解放事业,我们来一个风雨同舟吧。”

    达理札雅(1906-1968),字锐荪。阿拉善左旗人,蒙古族。自幼师从张更敦学习蒙语和民族习俗,师从曹铁保学习汉语、历史和待人接物的道理。10岁以后,随父母迁居北京,就读于于求实中学和北京大学。1931年,继任阿拉善第十任扎萨克,继承亲王王位。1934年返旗执政。1945年,任中将司令。1946年,当选为国民党第六届中央委员。

    达理札雅成婚前,因其母溺爱次子,将王府行政、经济大权交给达都拉旺楚克,达理札雅不能过问,只负责打理同义斋玉器店。向来憎恶做生意的他,便过起了每天打马球、赛马的日子,借以消遣。金允诚从小受到父亲载涛严管勤教,延请翰林为她与弟弟课读十余年,有较高的文化水平,达理札雅和金允诚成婚后,在金允诚的规劝下,他逐渐重新振作起来,开始读起书来。

    在达理札雅执政前的阿拉善旗,从来没有过学校,民国初年,只在定远营开设有私塾,有三四名蒙、汉文私塾先生,再有就是旧印房有“达司呼尔”(练习生),都是从旗里选拔的青年到衙门学习蒙文,择优充任夏季官吏。全旗牧民中能够识字的就更少了。

    民国二十五年(1936)起,在金允诚的帮助下,达理札雅开始在定远营着手兴办教育。共开设学校6所,其中设旗立完全小学1所,王府内设初级女子小学1所,定远营设蒙文小学1所,磴口设小学1所,渡口设小学1所,四坝金堂庙设小学1所。

    旗立完全小学分蒙、汉两部分,学制为初小四年、高小二年,以蒙、汉文兼优的塔旺策林为校长,再聘任其他蒙、汉文教师数名,汉文教材采用教育部颁行的白话文标准本,蒙文教材沿用旧本教读。初级女子学校由金允诚亲自担任校长,教室设在王府内。蒙文小学专收牧民儿童,并拨出专款给困难学生补贴。

    民国三十三年(1944),提经旗务会议研究决定:一、将旗立学校、蒙文学校和女子小学合并为一所学校。二、筹办初中预备班,解决升学问题。三、报送有条件的青年赴内地升学。四、修建一所能容纳500名学生的校舍。民国三十四年(1945)冬,初中预备班正式开学。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位于定远营西花园、可容纳500名学生的校舍完工,定名为“阿拉善旗蒙文学校”;从绥宁师范聘请五名教师,以充实教学力量。先后报送10余名学生赴兰州、西安、黄渠桥等地升学。

    1949131日北平和平解放。春节后,达理札雅主持召开秘密会议,商讨和平起义大计,并形成四项决议:一、保持稳定,希望阿拉善旗早日得到和平解放,人民能够安居乐业;二、关于迎接共产党的事情,要绝对保守秘密;三、想法和在北平的载涛联系,听一听北平方面的消息,了解共产党的政策;四、紧密观察形势发展。

    北平和平解放后,载涛亲身经历新型的人民军队官兵平等、态度和蔼、搞卫生、不扰民,与房东拉家常等等……载涛随即复电达理札雅,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告知女婿。

    同年6月,天水、宝鸡解放。

    715日,阿拉善旗秘密成立和平解放指挥部。

    指挥部成立后,主要做了以下几项工作:

        一、做好和平解放准备工作;

        二、做好各防卡的防范工作,防止不法分子袭扰和破坏,特别是做好与甘肃、宁夏两省毗邻各县的防范工作;

        三、做好民心安定及民防工作。

    达理札雅坚定地与反动势力周旋,巧妙地化解了美蒋特务的破坏,避开了马鸿逵、马敦静父子的纠缠,防止牧民外逃外蒙古,果断拒绝了国民政府军令部长徐永昌外逃的要求。达理札雅认为:“搬家逃跑,绝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只能使全旗陷于混乱,人民受害更深,后果不堪设想。这是愚蠢的行为,是西北军阀们干的事,我们绝不去干。当前我们必须保持全旗的稳定,不能轻举妄动。为了阿拉善旗的和平解放事业,我们来一个风雨同舟吧。”

    826日,兰州解放。阿旗代表朱门等在兰州欢迎西北野战军,向彭德怀总司令递交了达理札雅手书。

    915日,达理札雅大女婿张钦武(胡宗南所部第一骑兵旅旅长)在甘肃景泰起义。

    923日,达理札雅在阿旗向毛主席发去了致敬电,宣布脱离国民政府束缚,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194911月,中共阿旗工委成立。19505月,原阿旗政府改组为宁夏省阿拉善旗自治区政府,达理札雅任主席。

    从19499月至1952年,在党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光辉照耀下,达理札雅从一个封建王公转变为新中国的革命干部,先后被任命为宁夏省人民政府委员、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和西北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等职。夫人金允诚先后担任阿拉善旗妇联主任和宁夏省妇联副主任职务,受到党和人民的信任。

    1953年,达理札雅当选为宁夏省人民政府副主席,1954年至1956年,先后担任宁夏省蒙古自治区(州)主席、甘肃省巴音浩特蒙古自治州州长和甘肃省人民政府副主席。

    1956年,巴音浩特蒙古自治州和额济纳旗划归内蒙古自治区,达理札雅又被任命为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兼巴彦淖尔盟盟长和阿拉善旗旗长。正当达理札雅在党的领导下,为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统一战线工作勤奋之际,“文革”开始,达理札雅和他的家庭受到冲击。由于周总理的过问,年老体衰、身患疾病的达理札雅和夫人金允诚前往北京休养,后被“红卫兵”揪回家乡批斗。19681118日,达理札雅在批斗会现场含冤去世。夫人金允诚也在次年去世。

    1979213日,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和人民政府在呼和浩特为达理札雅和夫人金允诚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为其彻底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班麻旺秀:“我还可以继续关注,我要跨世纪”

    杨复兴1929-2000),藏族,藏名班麻旺秀,甘肃卓尼人。19471949年,陆军大学将官班受训,授予少将军衔。1937年继任卓尼第二十任土司。1938年当选国大代表,1943年起,任洮岷路保安司令。1949年在卓尼率部起义,历任卓尼民兵司令兼卓尼县县长、甘南藏族自治州副州长、南军分区副司令员、西北军政委员会民族委员和甘肃省民委副主任。“文革”期间,杨复兴受到不公正的待遇,1969年在甘肃省徽县红旗山“五七”干校劳动。19737月至198112月任西北民族学院副院长。先后任甘肃省第五届、六届、七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1993年任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咨询员。1950年起,第一届、二届、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八届、九届全国政协委员。

    杨复兴出身自明至民国有着500余年历史的世袭土司之家,历代土司都审时度势,顺应时代的发展。第九任土司杨朝梁曾协助朝廷平定三藩之乱,维护了祖国的统一和安定团结,第19任土司杨积庆曾在1935年至1936年间,在中央红军一、二和四方面军长征途中,拒不执行国民政府阻击红军的命令,暗中指示当地群众为红军架桥铺路、开仓放粮,帮助红军顺利通过腊子口天险。1937年,国民党74师师长鲁大昌以杨积庆私通红军为由,策划“博峪事变”,将杨积庆、杨琨父子一家七口杀害,引起当地群众极大愤怒,要求国民政府严惩凶手,迫于形势压力,国民政府任命杨积庆年仅8岁的次子杨复兴为第20任土司、洮岷路保安司令。

    19499月起,解放军挺进大西北,杨复兴受其父进步思想的影响,积极和王震派来的解放军代表联系。

    911日,杨复兴率参谋长杨生华、团长杨景华、雷兆祥、赵国璋、参谋张志平、副官陈世昌、禅定寺僧人乔都盖、各旗总管宣布起义,彻底废除了长达500余年政教合一的世袭土司制度。

    1010日,杨复兴率代表团一行22人,赴兰州晋见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和贺龙、习仲勋等领导同志。期间,彭德怀对杨复兴率部起义的明智之举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和赞扬,并回忆起他当年长征途中得到老杨土司暗中援助的经过,不胜感慨。彭德怀对杨复兴说:“你还很年轻,我党很需要你这样的民族干部。”杨复兴表示卓尼地区藏族人民接受并欢迎共产党的领导,土司武装愿意接受人民解放军的改编。

    19502月,杨复兴赴阿拉善定远营与达理札雅和金允诚的二女儿达芰芬完婚。早在40年代达芰芬在兰州读书期间,就通过张钦武的介绍认识了。成婚后,达芰芬全力支持杨复兴的革命工作,历任卓尼县妇联主任、甘南州妇联主任、西北民族学院图书馆副馆长,当选为政协甘肃省五届至第七届的政协专职常委,积极参加政协各项活动,履行常委职责,团结少数民族同胞和宗教界人士。

    1951年,杨复兴在西北军政委员会学习工作期间,经范明同志(西藏军区副政委)介绍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

    1954年,杨复兴在同达理札雅进京参加全国人大一届一次会议时,载涛不让他们住大会接待部门已安排好的饭店而挤住在家里,载涛得意地说:“这才是一家人!咱爷儿仨现在是人民代表,住在平房大杂院里会更好地接近人民。”

    1956年,由杨培发、曹文蔚同志(卓尼第一届、二届县委书记)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完成了从土司向共产党员身份的转变。

    作为少数民族干部,杨复兴始终关心家乡的发展,足迹遍布甘南卓尼、舟曲、迭部的全部乡镇和村寨,为群众解决了很多实际困难,受到群众的一致好评。

    杨复兴每到一地,首先去的是学校,看望教师和学生1992至1993年,先后两次将自己积攒的13000多元捐赠给卓尼县柳林小学。他后来又得知卓尼藏族中学教学设备落后,学校宿舍条件很差,积极和省有关单位联系,为该校捐赠电视机和英语教学无线设备,从省财政厅申请30000元用以改善教学和师生住宿条件。

    多年来,杨复兴先后协调迭部卓尼等矿场、草场纠纷数十起,及时化解群众矛盾,有效地维护了民族地区的安定团结。

    作为人大代表,杨复兴一直关注甘南林业生态保护。曾在甘肃省人大八届二次会议上甘南小组会议上呼吁:“甘南的森林已到了毁灭的边缘,若不立即阻止并采取保护措施,我们这一代人将会成为历史的罪人。”大会结束后,抱病前往青年农场找时任省长孙英同志,反应甘南林业资源破坏情况,建议进行林权体制改革。1996年,在全国政协小组会议上,杨复兴就森林保护和林权改革做了发言,提出了《关于甘南林业生态保护的议案》,得到广泛关注。

    1999年,杨复兴突然患病,9月转至北京协和医院,查出系腿部主动脉血栓塞。在京治疗康复期间,他几次对秘书说:“等康复出院了,我还可以继续工作,我要跨世纪。”然不幸于200011日下午14时许病逝。

    而今,载涛和达理札雅谢世近半个世纪了,杨复兴去世也已近20年了,但他们的精神却流传下来,不仅形成家风,薪火相传,使其后人身体力行,永志不忘,他们的人生故事,也是一股推进社会发展进步的正能量,也是社会学习的榜样。

参考资料

1、溥仕:《忆先父载涛》,《北京文史》2009年第2期;

2、溥仕:《续忆先父载涛》,《北京文史》2010年第1期;

3、溥仕:《有满席有汉席没有满汉全席》,《纵横》2017年第10期;

4、郑新潮:《回忆和载涛先生相处的日子》,《河北文史资料选辑》第十八辑;

5、郑怀义、张建设:《从皇叔到平民》,文化艺术出版社;

6、《达理札雅与夫人金允诚史料专辑》,《巴彦淖尔文史资料》第九辑;

       7、达倩芬:《怀念我的母亲爱新觉罗·韫慧(金允诚)》;

8、鲁太科:《和中国最后的土司在一起》;《乡土文学微刊》201886日;

9、曲桑卓玛:《在那片向阳的山坡上》,《河西文艺》总第4482018年第166期;

10、《从土司到公仆-解放前后的杨复兴》,杨士宏著;

11、溥仕:《传奇伯乐载涛》,《解放军报》。

网友评论我要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信息!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