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爱新觉罗宗谱网!
登录注册

宗谱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宗谱公告

《满文老档•昆都仑汗篇》白话版

本文发布于:2017-06-08 01:08:22
发布人:gary
新闻内容:
     公元1607年,即明朝万历三十五年,乌拉部贝勒布占泰来征讨努尔哈赤的建州部。 努尔哈赤的侍卫
扈尔汉得知这个消息,派自己的手下五百人死守要路,派人火速通知建州部的几位贝勒知道。当天晚
上,乌拉部的一万人马到达建州,努尔哈赤的两个儿子扬鞭策马,大声说道:“我们是大汗的儿子,
带领你们打退敌兵,你们不要担心。这个布占泰曾经和我们交过手,被我们生擒,用铁索系住他的脖
子,收养了他,后来把他放回到乌拉国。没想到时间隔了这么久,他还是没有诚心归附我建州。咱们
不用怕他的兵多,我们有上天赐予的神威,还有大汗的声名,一定会再一次把他击败!”此话说完,
众军士士气鼓舞,喊杀着冲过河去。 努尔哈赤的两个儿子,每个人领着五百军士,像两只还没睁开
眼睛的小狗崽,生气勃勃,冲到山顶。这一仗,建州兵以一千对敌军一万,斩杀乌拉国主将博克多
贝勒父子二人,生擒常柱贝勒、常柱的弟弟,还有常柱的儿子三人,杀死敌军三千人,得到五千匹马,
三千副盔甲。打败乌拉国以后,瓦尔喀部落仍然依附于布占泰。努尔哈赤对使者说道:“我们都是同
一个民族,想当初因为中间有乌拉国阻隔,你依附于他也就罢了,如今他已经兵败,你们应当投降我
建州。”瓦尔喀部的各支都没有听从,于是当年,努尔哈赤就派弟弟卓礼克图,大将额亦都、费英东,
侍卫扈尔汉等人,带兵一千,讨伐瓦尔喀部的各支路,全部打败,俘虏两千人带到建州。
辉发国的拜音达里贝勒,曾经分别两次帮助叶赫国的布寨、纳林布禄两位贝勒派兵侵犯建州部。后来,
拜因达里杀了自己叔叔辈的七个人,被杀这些人的后代就去投靠了叶赫国的纳林布禄。很多村寨的百
姓也都要跟随叛逃。然后,拜音达里把自己手下的一些人送到建州当人质,请求努尔哈赤派兵帮自己
防守,不让百姓叛逃。 努尔哈赤派了一千人帮助拜音达里,那些想叛逃投靠叶赫的人就都没有走成。
辉发国的这场叛逃事件平息以后,叶赫部贝勒纳林布禄又挑唆拜音达里说:“如果你把送给努尔哈赤
的人质要回来,我也把你前段时间逃到我国的人都还给你。” 拜音达里听从了纳林布禄的话,并且
说:“你们叶赫和建州两个国家都是大国,我辉发国在你们中间,只能保持中立了。”于是向努尔哈
赤把人质都索要回去。 人质要回去以后,这个拜音达里不知道怎么想的,又把自己的儿子送到叶赫那
里当人质,可是叶赫却始终没有归还先期叛逃的那些人。拜因达里又去努尔哈赤那里,对努尔哈赤说
:“我曾经被叶赫国的纳林布禄欺骗,现在后悔了,我想永远依附昆都伦汗(聪睿恭敬汗)您,在您
的庇佑下谋生。希望您能把你的女儿嫁给我。” 努尔哈赤于是答应将女儿许配给拜因达里。可是拜因
达里却迟迟不肯娶努尔哈赤的女儿过门。 努尔哈赤派人去问:“当初,叶赫国势强盛之时,你曾经两
次派兵帮助他们攻打我。如今咱们结为婚姻之好,你答应娶我的女儿,难道又要变心么?” 拜音达里
说:“等我在叶赫国当人质的儿子回来以后,我就娶你的女儿,然后正式和你建州结盟。” 于是辉发
国紧急派百姓筑了三层城墙,一边筑城,一边去叶赫取儿子回来。儿子不久就回来了。努尔哈赤又派
人去问:“你儿子从叶赫国回来了,现在你看怎么办?” 拜音达里的儿子已经回来了,三层城墙也已
经全部修完,他马上变心,决定不再娶努尔哈赤的女儿。努尔哈赤因为他不遵守诺言,大怒,派兵讨
伐,经过色和里岭,到达辉发城,围攻,城破,生擒拜音达里父子二人,全都杀掉,将辉发城的人口
带到建州。至此,呼尔奇山的辉发国灭亡。
公元1608年,明万历三十六年,努尔哈赤五十岁,三月,派阿尔哈图和阿敏率领五千军兵,去围攻乌
拉国贝勒布占泰的宜罕山城,城破,斩杀千人,得到盔甲三千副。在城中住了两个晚上,返回。努尔
哈赤和明朝的万历皇帝发生过矛盾,可是他想和万历帝重归于好。努尔哈赤说:“普通人每天总是想
着别人的过错,这太平常了,而想念别人的好处,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然后,努尔哈赤在
六月二十这天,会同了明朝辽东吴副将等人,杀白马,用一碗血、一碗肉、一碗土、一碗酒盟誓:
“两方之人都不能越过边界。如果我们女真人越过边界,看见的人就可以把他杀死,如果看见了不杀,
看见的人同样犯死罪。明朝人如果越过边界,则明朝的总兵官、副将、参将等人都会跟着受连累。”
于是交界处立碑作为标记,两边之人都不能过界。 九月,乌拉国贝勒布占泰抓住叶赫国的五十多人,
布占泰亲自押送他们来见努尔哈赤。布占泰说:“我几次三番违背盟约,得罪大汗,真是没有面目相见
啊。如果大汗可以把您的亲生女儿嫁给我,则我永远依赖在大汗的手下为生。您看怎么样?” 努尔哈
赤决定把自己的亲生女儿穆库什格格嫁给布占泰为妻。
瓦尔喀部现在已经归顺建州,可是早年间这一部落曾经有不少人落户到朝鲜那边。努尔哈赤想把他们
都招回来,于是他给明朝的万历皇帝上书,说明了自己的想法。万历皇帝给朝鲜国王下旨,让朝鲜国
王查清这件事。朝鲜国王一共查出已经定居朝鲜边境几代之久的瓦尔喀人一千多户,于公元1609年,
全数遣还给努尔哈赤。
舒尔哈齐是努尔哈赤惟一的同父同母兄弟,打仗的时候没有赫赫战功,又没出过什么有意义的计策,
可以说功劳非常少。可是奴仆、大臣、敕书、各样物品,兄弟两个都一齐享用。虽然是这样,可是舒
尔哈齐却心怀不满,常常在言语上表露出来。努尔哈赤说:“兄弟,你所得到的奴仆、财产,不是咱
们父亲留下来的,都是哥哥我赐给你的。”将舒尔哈齐责备一通。 舒尔哈齐心里更加不满,口吐怨言
道:“活着有什么意思呢?还不如死掉算了!”带领着自己的部众,到别的村寨居住了。 这一年,是
公元1609年,明万历三十七年,努尔哈赤五十一岁,舒尔哈齐四十六岁。努尔哈赤怒,三月十三日,
派兵将舒尔哈齐的奴仆、大臣、敕书、各样物品都夺过来,让他孤立。他们有个同族人,名叫阿席布,
一直跟随在舒尔哈齐身旁,因为不但不劝说舒尔哈齐,反倒挑唆他离开,被努尔哈赤杀掉。还有个大
臣名叫乌尔昆蒙兀,被努尔哈赤吊到树上,下面堆满柴草,点火烧死。就是为了给弟弟一个警告。舒
尔哈齐翻然悔悟,向努尔哈赤说:“我的一切都是兄长给的,曾经我想离开你单独居住,实在是太狂
妄了,这是我的不对。”重新回到努尔哈赤身边来。 当年,努尔哈赤又把抢夺过来的奴仆、大臣、敕
书、各样物品还给了舒尔哈齐。舒尔哈齐在努尔哈赤身边始终觉得委屈,于两年后郁郁而终,年才四十
八岁。
呼尔哈路的一千兵,来侵犯努尔哈赤的宁古塔城,守城兵共一百人奋勇抵抗,生擒敌兵大臣十二人,
斩杀一百人,得到马四百匹,盔甲一百副,余众投降。后来投降的人却被呼叶路人所收留。 努尔哈
赤说:“呼叶路的人自己不投降我也就算了,为什么还收留已经投降于我的人?”于当年十二月,派
遣扈尔汉侍卫率领一千人,征讨呼叶路,大胜,俘虏两千人,在呼叶路那里过完狗年春节,第二年二
月返回。 努尔哈赤重赏扈尔汉,赐名达尔汉侍卫。公元1610年,明万历三十八年,努尔哈赤五十二岁,
绥芬路的图楞带人投靠努尔哈赤,在途中被雅兰路的人掳去。努尔哈赤命大将额亦都带领一千人,去纳
木都鲁、绥芬、宁古塔、尼玛察四部,将百姓全部收编。然后一齐回兵征伐雅兰路,大胜,俘虏一万人
而还。
公元1611年,明万历三十九年,努尔哈赤五十三岁。二月,努尔哈赤命令清查所属各路各村没有妻子
的,总计有几千人,将库中积攒的毛青布赏给每人三十匹,以供其买娶妻室。努尔哈赤曾经赏赐给手
下两位大臣四十副盔甲,却被乌尔古宸、木伦两路人抢走。 努尔哈赤派人对两路的首领说:“用四
十匹马将四十副盔甲驮回来送我。”两路人没有听从,于是派大将费英东带领一千人征伐乌尔古宸和
木伦两路,大胜,俘虏一千人。 扎库塔人投降努尔哈赤以后,得到三十副甲的赏赐,扎库塔人将盔甲
转送给萨哈连部。萨哈连部的人把盔甲披到树上,用箭射。扎库塔人还接受了乌拉国布占泰为招降他
们而赠送的布匹。 十二月,努尔哈赤派自己的女婿何和里、大将额亦都、侍卫扈尔汉三个人,带兵两
千,围住扎库塔城,劝降。扎库塔人不降,于是强攻,拿下扎库塔城,斩杀一千人,俘虏两千人。呼尔
哈路听到这个消息,也投降了。额亦都把其中的五百户迁回到建州。
公元1612年,明万历四十年,努尔哈赤五十四岁。四月,蒙古国贝勒明安把女儿送给努尔哈赤为妻。
当初乌拉国贝勒布占泰被俘获,努尔哈赤赦免了他的死罪,将其收养在身边,又分别把三个女人嫁给
他。布占泰做了建州三次女婿,七次和建州结盟,但是却背叛盟约。两次侵犯已经归降努尔哈赤的呼
尔哈国,还用箭射向努尔哈赤赐给她的俄恩哲格格。九月二十二日,努尔哈赤亲自带兵向乌拉国进发,
七天后三万兵到达乌拉河西岸,沿河而行。乌拉国贝勒布占泰在河东扎营。 努尔哈赤命令手下人吹喇
叭、唢呐,敲锣打鼓继续前进。途中取下乌拉国六座城。最后将大营扎在乌拉大城西门二里外的金州
城。十月初,把对方粮草全部烧掉。两方对峙期间,布占泰白天把军兵在河对岸列队应敌,晚上回城
中休息。 努尔哈赤的两个儿子莽古尔泰与皇太极请战渡河攻击。努尔哈赤不允许,他说:“你们不要
发这种河面取水的粗浅议论,应当深思熟虑,想问题直接想到源头。比如砍一棵树,能一下就砍断么?
一定要刀削斧砍,逐渐才能让树木断折。想要灭掉和自己势均力敌的大国,能一下就成功么?一定要先
把他外围的部落剪除,人口清空,只给他留下一座孤单的大城。他没有奴仆,主人怎么生存;没有百姓,
贝勒怎么活下去。”命令把取下的六座城全部毁掉,房屋全部烧光。
努尔哈赤带领军士走到乌拉河的伏尔哈渡口。布占泰派他手下一个名叫乌巴海的巴图鲁乘船到乌拉河中
央,向努尔哈赤喊道:“大汗大驾到此,肯定是怀恨而来,如今毁了我们的六座城,想必愤恨已经平息
了。我们的贝勒想和您说句话。”反复央求,努尔哈赤答应了。 布占泰乘船至河中央,在船上对着努
尔哈赤跪拜说:“我的乌拉国就是父汗您的领地,乌拉的粮草也都是父汗您的。请您不要再焚烧了。”
努尔哈赤顶盔掼甲,乘大白马向前,走到河水淹至马前胸的位置,怒斥道:“布占泰,想当初我在阵
前抓住你,本来应该杀掉,可是我收养了你,又把你放回到乌拉国,把我的三个女儿嫁给你。布占泰,
我对你恩厚,可你竟然改变心意,七背盟约,两次侵犯属于我的呼尔哈路。你还声言要娶已经聘给我的
叶赫部女人(即布喜娅玛拉)。还有,我把我的女儿嫁到你乌拉国,就应当成为你国的福晋,你哪有用
箭射她的道理,就算我的女儿有过错,你应当告诉我。你见过谁敢欺辱我爱新觉罗家的人,百代以前的
事情咱们不知道,十代以来的事情,你难道不知道么?历史上没有这个先例。你难道让我忍受女儿被箭
射的耻辱么?这耻辱我能藏在心里,死了也要带去么?古人说过:宁可断骨,也不受辱。我来攻打你乌
拉,是因为你侮辱了我。”
布占泰分辨说:“想必有人从旁挑唆咱们父子二人的关系。我从来没有说过要娶父汗您已经聘定的女人。
我现在身在水上,皇天在上,河神龙王在下,并无此事。我也没用箭射过您的女儿。” 布占泰旁边有个
叫拉布泰的大声喊道:“大汗,你如果有怨言,你可以派个人到我们船上细说。”言下之意就要动手。
努尔哈赤说:“拉布泰,我部下将士的本领不比你差。你们做了不该做的事以为没关系,可河水哪有不
结冰的道理,我哪有置之不理的道理。拉布泰,你能受我一腰刀么?”
布占泰呵斥道:“拉布泰,你别说话。” 布占泰的弟弟喀尔喀玛贝勒说:“大汗,那你说到底该怎么办吧?”
努尔哈赤说:“如果真的没有射我的女儿,也不娶我聘定的叶赫国女人,布占泰,你把你的儿子还有你
手下大臣的儿子送到我处当人质。如果不送,那我不相信你。”说完,拨马回营。 努尔哈赤驻扎在新
登峰一晚,驻扎在吉林一晚,总共驻在乌拉国五天。第六天在伊玛呼山筑城,留一千人把守。自己带
兵回建州。后来,努尔哈赤听说布占泰并没有服从自己的意思,反而确实要娶叶赫国的那个女人,而
且把自己嫁给他的两个女儿从家里赶出,软禁到高墙之内不放出来。布占泰又把自己的女儿萨哈廉,
儿子绰齐奈,还有十七位大臣的儿子都将要送到叶赫当人质。公元1613年,明万历四十一年,努尔哈
赤五十五岁。正月十七日,努尔哈赤发兵三万,先后取下了乌拉国的孙扎塔城、郭多城、鄂谟城。
布占泰越过富勒哈城前来迎战。
努尔哈赤手下的各领兵大臣与贝勒们都要迎战,努尔哈赤仍然给他们讲砍大树应该先削枝叶的道理。
努尔哈赤的儿子褚英、阿敏,还有五位大臣、领兵的各位贝勒都说:“开始我们顾虑的,是怎么让布
占泰从城里出来。现在他的兵已经到了郊外。我们反而不去斩杀。早知道之样,又何必喂饱马匹、准
备盔甲、鞍辔、弓箭、刀枪,从家中赶过来。现在我们不打,等到布占泰娶了那个叶赫女人再打,还
来得及么?这样的耻辱我们忍得了么?”
努尔哈赤怒道:“两军交战,不是兵士在前面进攻,是我们自己。我的儿子,我的大臣们要冲锋在前。
我不能不考虑大家的安危。我自幼年起就在千军万马之中冲杀,在箭射刀劈之中历练出来,绝对不会惧
怕他们。”于是命令道:“战就战,取我的盔甲来。”盔甲取来,努尔哈赤披挂整齐。各贝勒大臣兵士
尽皆欢喜,呼喊声震天动地。 这边都乘马向前奔袭。那边的布占泰也率领三万兵从富勒哈城过来,却
都是步兵。 两军相隔百步之遥,努尔哈赤这边下马进攻。两边互相射出的箭如同狂风卷雪、风扫落花
一般。努尔哈赤率先砍入敌阵。于是击败了布占泰的三万敌兵。 担心对方残兵败将逃入城中,于是先
派遣精兵入城,守住城门。努尔哈赤随后赶到城里,在城楼上端坐。 这一仗,破敌三万,斩杀一万,
得盔甲七千副。乌拉国数代相传至今,彻底失败。建州人马在乌拉大城中宿营十天,将俘虏编成一万
户,带回到建州。
十二月,努尔哈赤对他的几个儿子和所信任的诸大臣们说:“治国之道,什么最重要?最重要的是法
制严明、做事公平讲信用。做事轻视法制,不用良谋的人,是治理不好国家的,这种人是国家的妖孽。
再以我自己打比方,我说的话,哪能都是对的,如果我说错了,你们不要碍于情面不讲。一个人的思维
肯定不如众人的思维恰当。你们在处理日常事务时也要多听取众人的意见。” 同一年,每个牛录派出
十名男丁、四头牛,去耕种荒地,免除其他人的粮税。国人不再有税负之苦,而国家粮食储量却变得更
多。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才有了粮库。以前从来没有粮库。派大将额亦都带领四百人去到叶赫国取来蒙
古马一百匹、羊五百只。 努尔哈赤管理整个部落的政治军事等事务,他想:“我如果没有儿子,那就
没什么说的了。我有儿子,我要让儿子们处理政事。如果让长子褚英当政,可是长子从小就心胸狭窄,
没有治国之心。如果让弟弟当政,可是道理上说不过去。”想来想去,觉得如果让长子当政,给他锻炼
的机会,也许他的心胸会变得开阔,处理政事的能力也会提高吧。 于是命令长子执政,可是长子褚英
却并没有用公正诚信之心对待政务,同五大臣的关系处理得不好,让五大臣离心离德。对待几个兄弟
也不友爱,并且威胁众弟弟对着星星发誓:要听大哥的话,不把大哥的话告诉父汗。
褚英又对几个弟弟说:“父汗曾经赏赐给你们良马财物,你们如果不听我的,父汗去世以后,那些良
马财物,我都会收回来。凡是和我关系不好的弟弟与大臣,等我即我以后,我全都杀掉。” 褚英的所
作所为,努尔哈赤并不知情。 四个弟弟与五位大臣互相商量:“我们受到侮辱,可是大汗不知道。如
此下去,我们没有生路。大汗去世以后,褚英是容不下我们啊。我们要把现在的情况告诉大汗。”于
是把褚英说的话,做的事都告诉了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说:“只是口述一遍,我怎么能记得住。你们
把事情的经过都写出来再呈报给我。” 四兄弟、五大臣,每个人都把受到虐待的情形写出来呈报给努
尔哈赤。 努尔哈赤拿着这些书信,对长子褚英说:“这是你的四个弟弟,还有五位大臣控告你的文书,
你拿去看看。大儿子,你如果认为你自己是对的,也可以上书分辨。” 褚英说:“我不分辨。”
努尔哈赤说:“你如果不分辨,那就是你的过错。把国家政事移交给你,不是我岁数大了不能打仗,
也不是我糊涂了不能审理国事。我把政事交给你的弟弟们,国家的人会议论。我不愿意国人议论,仍
然把政事委托给你。不管是国王,还是汗,或者是贝勒,处理政事都应该以宽大为怀,用公正之心行
事。你虐待你的四个弟弟,我的五位大臣。让他们之间不和睦,怎么还能让你执政呢?还有,弟弟分
得的财物少了,可以向哥哥索要,哥哥分得的财物少了,向弟弟索要就说不过去,因此我给你的财物
很多。你得到这么多怎么不知足,还要攫取你弟弟们的微薄之物呢?怎么还想杀弟弟和大臣们呢?还
让他们立誓瞒哄我!你如果仍然这样心胸狭隘,那就把赏你的国人、牧群、财物都分给你的弟弟们。”
努尔哈赤和长子褚英之间的矛盾发生在征讨乌拉国之前,在征讨乌拉国的时候,不再信任他,而是让
另两个儿子代善和皇太极守城,也没有让褚英跟随出征,把他留在家里。褚英和手下的四个人商议说:
“如果把我的国人、牧群、财物平分给弟弟们,我就没法再活下去了。你们愿意和我一起死么?” 四
个人回答:“贝勒如果死,我们也要跟着去死。”
努尔哈赤去征讨乌拉国时,褚英不但不担心出征军队的输赢成败,而且把努尔哈赤、四个弟弟、五位
大臣的名字写在纸上焚烧诅咒。而且还和四个手下人说:“希望出征的军队被乌拉击败,被击败的时
候,我不让父汗和弟弟们回城。” 代替褚英书写诅咒文字的人寻思道:“这种写咒焚烧的事,以后肯
定会被大汗知道,知道以后一定把我当众杀死。可是褚英贝勒也说过,如果谁把秘密泄露出去,马上
会被他杀死。不如在大汗回来之前我先死了吧。”于是写了封遗书,上吊而死。 这个人死了,褚英
剩下那三个手下人害怕了,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努尔哈赤说:“我们说跟随褚英贝勒一起死的话属实,
写诅咒文字烧毁的事属实,褚英贝勒说过大汗兵败后不放进城的话全都属实。” 努尔哈赤想要杀死褚
英,始终于心不忍,遂把他幽禁在木栅高墙之内。 先前努尔哈赤的弟弟舒尔哈齐触犯了努尔哈赤,可
是后来又诚心归服,得到了努尔哈赤的原谅。褚英却始终不思悔改,因此一直被拘。
乌拉国经历几代建立的基业,被努尔哈赤所灭。布占泰一个人逃走,他的军队被歼、国家被取、城池
地方全被略夺。布占泰没有投降与三个妻子八个儿子有关系的努尔哈赤这一边,反而因为原来想要娶叶赫国的那个女

人,而去投靠了叶赫国贝勒布扬古。布扬古是这个女人的哥哥。努尔哈赤三次派人到叶赫国布扬古那里去索要布占泰。

叶赫国的金台石、布扬古两个贝勒坚决不给。努尔哈赤于是召集兵马,准备在九月初六那天发兵叶赫。

可是在初三那天晚上,有一男一女因为通奸被发现,男的害怕受到惩罚,逃到叶赫去。他就把努尔哈
赤要在初六那天发兵的事情告诉了叶赫国的贝勒。叶赫国贝勒金台石和布扬古要把前线几座城中的人
都撤走。璋城、吉当阿城的人都转移了,乌苏城的三百户人因为有传染病没能撤走。 初十那天努尔
哈赤进攻叶赫,围困璋城和吉当阿城,只得到了妇女与儿童。然后围攻乌苏城。向城中之人招降道:
“城里的人,你们愿意投降就投降,如果不投降,可要想一想,什么样的大城我们攻不下来,何况你
这样的小城!” 乌苏城里的人说:“如果你们能容得下我们,那我们愿意投降,你们的士兵多,我
们难以抵挡。”说完出降。 此城的大臣胡希木叩见努尔哈赤,努尔哈赤把自己戴的有三颗东珠的金
佛暖帽送给他,又赐他金杯饮酒。 这一仗,建州拿下了璋、吉当阿、乌苏、雅哈、赫尔苏等一共十
九座叶赫国的城寨。将房屋、城寨、粮食全都烧毁,人口编成三百户带回去。
努尔哈赤攻取了叶赫国的十九座城寨以后,金台石、布扬古向明朝的万历皇帝上书说:“努尔哈赤已
经攻取了哈达、辉发、乌拉三国,扈伦四部只剩下我们叶赫一国,他打败我们叶赫以后,就要征讨你
的大明国了。征讨明国的辽东城以后,努尔哈赤自己到那里居住,会再顺势取下沈阳、开原等地,当
成他的牧马场。” 明朝的万历皇帝相信了这番话。 开始的时候,万历皇帝曾经三次做梦梦到一个外
邦女人,骑在身上用枪刺自己。早朝的时候询问朝中学者,有人告诉他:“那个外邦女人代表的就是
女真族的努尔哈赤,他要夺我大明朝的皇帝之位。” 从做梦以后,万历皇帝一直心存忧虑,叶赫国的
金台石与布扬古又讲了这样一番话,两件事结合到一起,越想越不是滋味,于是给努尔哈赤下书道:
“我劝你不要征讨叶赫,看在我的情面上算了吧。如果不听我的话一定要攻取,那就是说明你最终要
征讨我大明。”派了五百名军校帮助防守叶赫的两座城。
努尔哈赤回复书信道:“这是我们女真各国之间的战争。当初叶赫、哈达、乌拉、辉发、蒙古、锡伯、
卦尔察等九部联军在万历二十一年的时候,侵犯过我,我受上天保佑获胜了。万历二十五年,我们杀白
马歃血为盟,约定以后和睦相处。但是叶赫国后来背弃盟约,布扬古的妹妹原来答应嫁给我,但是他们
悔婚了。还有,布占泰得罪了我,我灭了乌拉国,布占泰一个人逃到叶赫,我向叶赫要人,叶赫不给,
所以我要征讨叶赫。至于大明朝,我有什么理由要去征讨呢?” 信写完了,努尔哈赤亲自送到抚顺城
游击李永芳手中,送完信立即回来。 十二月,蒙古扎鲁特部的钟嫩贝勒派他的儿子桑图台吉过来,与
努尔哈赤商讨两部联姻的事情。